监狱中。

“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。”安东尼缓缓道:“毕竟老师开始插手你们的研究课题,是在好几年前……”

郑融道:“在我哥哥还活着的时候。”

伊芙织着毛线,头也不抬:“你哥哥一直都活着,你没有任何感觉么?”

郑融的心中倏然一揪,不知该如何作答,伊芙的反问触及了他最不愿意想的问题。

安东尼:“你还记得第一次科研报告,你提出了一个问题:是什么令我们区分于其他个体。”

郑融平静地说:“记得。”

安东尼:“你的原意是问李应,对不对?”

郑融:“不仅仅是他,后来我察觉了另外一件事……”

安东尼点头道:“项羽。”

郑融:“但是我宁愿相信他带着自己的记忆前来,那一场爆炸中,我哥哥死了,而项羽对他来之前的事情,记得一清二楚,比如说乌江战役,说到这个……你是怎么知道项羽的来历的?”

安东尼一哂道:“老师在这次实验失败后,就总结了所有的内容,同时军方也分享了项羽的个人信息,以军队的情报系统,有什么是不可能的?”

伊芙插口道:“人们总以为自己知道任何事,但没有人能知道所有的事。”

安东尼不与他争辩,又道:“总之他来了,他从过去被真实复制到现在时,是不带着原本任何记忆的,这一点老师在‘失败的实验报告中’也早就给出了总结,李应的复制品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
“他们能够复制人,但无法复制记忆,新生品与本体拥有一样的性格,遭遇同样的环境,铭刻在他们体内的酶与激素,会令他们作出同样的选择。”

郑融道:“从本质上说,他还是他。”

安东尼道:“是的,可以这么说,你的哥哥很聪明,他已经写了个初步提要,阐述这一点,你在李应传回来的图像上,也作了同样的猜测,从这点上说,你们两兄弟确实都是天才。”

郑融:“但有一点我无法理解,他既然没有了来之前的记忆,为什么又能清楚地告诉我,乌江之战,垓下围城时的情况?就连一个古代人的用词,方言,也用得十分清楚。”

安东尼:“那不是他的记忆,而是你哥哥的记忆。”

玛雅母舰。

项羽的脚步声沉稳有力,走出了传送间。

飞船内一片死寂,他顺着螺旋通道不断朝前走,螺旋通道内现出他挺拔的身形倒影。

项羽走了很久,背靠通道壁坐下,取出钱包,看了看上面的照片。

那是兰斯复印出来的,郑峰,兰斯,李应,郑融的合照,郑融还很小,半大的小孩,被郑峰横抱着,对着镜头,笑容灿烂地比了个“耶”字。

项羽休息片刻,喝了水,起身把佩剑系在背后,沿着通道大步奔跑。

“哥哥,我走不动了。”

“我背你。”

“哥哥,外星人为什么要杀人类?他们会离开这里么?”

“会的,有朝一日,我们会想到复仇的方法,不要多想了,郑融。”

“外星人走了以后,一切会变成原来那样么?”

“会的,郑融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不要放弃任何希望,你看,我们在这里跟着他们走,船很快就会来了。”

“死掉的人,都能活过来么?”

郑峰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郑融又追问道:“既然它们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……能穿梭时间,能……”

郑峰:“我觉得不能,郑融,但我承诺你,消灭外星人以后,大家会活在一个新的世界里,但死去的人永远不能复活……”

“……不要哭,郑融,我们都在朝前走。那些死去的人,灵魂在庇佑着我们,老师说过,身体的消亡只是短暂的意识波与载体分开,它们游离于广界宇宙中,终有一天会回来的。”

“你觉得呢?郑融,我觉得信念与回忆,就是一个人的灵魂,哥和你,都有着相同的回忆,所以你的生命里,有哥一半的灵魂。”

监狱:

郑融:“所以,项羽的脑子里,有许多我哥哥的回忆,但……我不觉得他就是……他。”

安东尼:“当然不是,我也觉得他不完全是郑峰,他只是一个人,失去了原本的记忆,又知道了一些新的事情。”

“郑峰的记忆或许能够给他一些判断行为的参考,但追根究底,他会采取什么行动,最后还是依照自己的性格作出决定。”

郑融闭上双眼,疲惫地问:“你和他谈过这些?”

安东尼:“没有,军方的白皮书上称他为‘迷茫者’,他前来问我的,是另外一件事。关于他的身体。这点我相信你早就根据事实推断出来了。”

郑融低声道:“我不觉得他能做什么。”

安东尼淡淡道:“军方觉得能,项羽的基因是显性的,根据你的那个推断,老师早已在去年的冬天作出了详细假设,他是最贴近玛雅星人的样本。”

郑融忽然大声道:“那不可能!他只是和别人不太一样!”

伊芙悠然道:“他确实是一个合适的,能够取代玛雅星人的载体,相信我,孩子,阿拉斯加在得到这个假设,曾经作过另一个实验——激活婴儿的玛雅星显性基因,尝试着制造新的,能够承载强意识波的壳。”

安东尼难得地与伊芙意见一致,说:“但那太久了,需要接近二十年时间,拖得越久,变数就越多,人类冒不起这个险。”

郑融:“要壳做什么?”

安东尼:“作为诱饵,只有一个合适的壳,才能安全地抵达飞碟中央,见到那位舰长。”

飞碟母舰:

项羽躬身,在紧闭的大门前喘息片刻,李应曾经传回来的图像上,空旷大厅中的金属蛹已消失得剩下几只。

分散于四周的虫蛹似乎已经察觉到项羽的到来,一只蛹虫靠近,探出金属节管,管口处亮起红色的扫描光,射向项羽的瞳孔。

项羽面容刚毅,缓缓抽出背后的湛卢剑。

古剑出鞘,金属蛹收回了它们的触须,似在表达它们的畏惧。

项羽沉声道:“开门。”

他连剑带鞘,挥起湛卢,朝门边的符文开关点了数下,合金大门缓缓开启,现出环形的中央控制室。

地面,圆盘上,躺着一具干枯的身躯,密密麻麻的营养管接在祂的身上,祂已经不复三年前的外貌,皮肤枯萎得满是细密皱纹。

上百根管子一头连着一个巨大的营养舱,里面满是断裂的人类肢体,被绿色的液体浸泡着,分离蛋白为祂提供苟延残喘的养分。

项羽:“孤来了。”

祂皱纹满布的,没有五官的脸幻化出一张嘴,尝试着发出几个音节。

“孤……来……了。”

项羽深深吸了口气。

祂的声音如同撕裂的金属盘沙哑,最后,一个清晰的男人声音直接响起在项羽的脑海中。

【华夏人。】

项羽闭上双眼,知道这是脑波的直接交流。

【是的,华夏人,我叫项羽。】

【人类终于来了,它们离开了我的身体,我很快……又要失去自我意识了……】

项羽:这是一个计划中的行动,你叫什么名字?

【我叫玛雅。】

监狱:

郑融:“一个合适的壳。”

安东尼缓缓道:“是的。这一切都在你哥哥的计划之中,或者可以说,是他与老师联手促成了这个局面,兰斯将军仅仅是一个附议者,况且还是不知情人。”

郑融道:“他也知道自己会死。”

伊芙淡淡道:“他当然不知道。”

郑融叹了口气,安东尼又道:“郑峰死后,项羽存活下来,兰斯将军得到了第二个任务,开始观察项羽的言行举止。”

“项羽察觉到了这点,但李应的加入,令整个计划产生了一点小变动,老师开始着眼于李应,并根据兰斯的报告进行分析,最后得到推测。”

郑融:“记忆抽取的推测。”

安东尼:“粒子发生器爆炸的瞬间,所有在场者都死了,郑峰游离的意识波离项羽最近,大部分的回忆都进入了记忆一片空白的项羽脑中。”

郑融没有说话,安东尼:“这个人其实非常了不起……”

郑融:“他在最开始时,思维应该是十分混乱的。”

安东尼:“对,既有迷茫,又有一部分外来者的回忆,这部分回忆与自己的个性相冲突,郑峰的记忆碎片尚且不完整,你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?”

郑融蹙眉道:“古语,他生活的地方的方言。”

安东尼说:“由此可见,他非常聪明,他在接收了郑峰的一部分回忆后,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,同时适应了它,并作出了准确的判断,他是否仍保留着郑峰的知识?”

郑融缓缓摇头:“说不准,但他的接受能力很强,关于物理学的方面,几乎能够全盘接受。”

安东尼说:“所以他知道自己是郑峰复制出来的本体,并知道郑峰这个人,同时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身份存活下来,并需要做什么。”

“别说了。”郑融难过地倚在铁门上:“我没有想得那么多,只是一个朦胧的……猜测。”

伊芙说:“真正确认他的作用,是在那一段电波里。”

郑融喃喃道:“你们都是故意的,让这段通讯被玛雅星人截获,再……”

安东尼道:“上头的命令,我们只是照办,本来通讯是直接传达到阿拉斯加地下城附近的另外一个地方,也就是避难谷地。”

郑融蹙眉:“那为什么据点会被发现?!这不对劲。”

安东尼:“另外一股意识波干涉了电波频段,直接把它指向了中央石塔。”

郑融紧张道:“是什么人?!”

安东尼平淡地回答:“已经被我亲手杀了。”

郑融道:“到底是谁?”他全身陷入了冰冷的紧张之中,片刻后想到了除了自己数人以外,唯一的幸存者。

“你是说……乌戈斯?”

安东尼:“确切地说,是寄居在乌戈斯脑中的奇异生命体,它在脱离营养舱后,就一直存活着,直到我把仪器连接上他的脑部为止。”

郑融疾喘片刻,一时间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喜欢朝圣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朝圣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